鬼佬大哥大
  • / 31
  • 下載費用:30 金幣  

用C1酯酶抑制劑治療器官移植患者中的抗體介導的排斥的方法.pdf

關 鍵 詞:
C1 抑制劑 治療 器官移植 患者 中的 抗體 排斥 方法
  專利查詢網所有資源均是用戶自行上傳分享,僅供網友學習交流,未經上傳用戶書面授權,請勿作他用。
摘要
申請專利號:

CN201480063697.5

申請日:

20141121

公開號:

CN105744949A

公開日:

20160706

當前法律狀態:

有效性:

審查中

法律詳情:
IPC分類號: A61K38/55,A61K35/16,A61K39/395,A61P37/00 主分類號: A61K38/55,A61K35/16,A61K39/395,A61P37/00
申請人: 夏爾維洛藥品公司
發明人: C·布魯姆,M·E·尤克尼斯
地址: 美國馬薩諸塞州
優先權: 61/907,550,62/029,086
專利代理機構: 北京商專永信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代理人: 鄔玥;葛強
PDF完整版下載: PDF下載
法律狀態
申請(專利)號:

CN201480063697.5

授權公告號:

法律狀態公告日:

法律狀態類型:

摘要

本發明提供一種用于治療或預防移植器官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方法和組合物。

權利要求書

1.一種C1酯酶抑制劑(C1-INH),供在治療有需要的患者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方法中使用。2.根據權利要求1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方法包括早期和/或短期持續施用所述抑制劑。3.根據權利要求1或2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方法包括施用足以提供持久治療效果的量的抑制劑。4.根據前述權利要求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患者已經歷血漿除去或當前正經歷血漿除去。5.根據前述權利要求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方法還包括使患者經歷血漿除去。6.根據前述權利要求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方法還包括施用新鮮冰凍血漿。7.根據前述權利要求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方法還包括施用靜脈內免疫球蛋白。8.根據前述權利要求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方法還包括施用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硼替佐米、依庫珠單抗或其組合。9.根據前述權利要求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器官是實質器官。10.根據權利要求9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實質器官選自由以下組成的組:腎臟、胰臟、腸、心臟、肺臟、肝臟及其組合。11.根據前述權利要求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器官是腎臟。12.根據權利要求11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其中所述方法還包括施用靜脈內免疫球蛋白并且所述患者已經歷血漿除去或當前正在經歷血漿除去。13.一種C1-INH和選自由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硼替佐米、依庫珠單抗、免疫球蛋白(Ig)及其組合組成的組的另外的生物活性劑,其作為組合制劑以供在治療有需要的患者中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方法中同時或依次使用。14.根據權利要求13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和另外的生物活性劑,其中所述另外的生物活性劑是免疫球蛋白,優選是靜脈內免疫球蛋白。15.根據權利要求13或14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和另外的生物活性劑,其中所述器官如權利要求9至11中任一項所定義,優選是腎臟。16.根據權利要求13至15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和另外的生物活性劑,其中所述患者已經歷血漿除去或當前正在經歷血漿除去。17.根據權利要求13至16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和另外的生物活性劑,所述方法還包括使患者經歷血漿除去。18.根據權利要求13至15中任一項所述的供使用的C1-INH和另外的生物活性劑,其中所述器官是腎臟,所述另外的生物活性劑是靜脈內免疫球蛋白并且所述患者已經歷血漿除去或當前正在經歷血漿除去。19.一種試劑盒,其包含:(i)C1-INH;和(ii)選自由以下組成的組的另外的生物活性劑: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硼替佐米、依庫珠單抗、免疫球蛋白(Ig)及其組合,其中所述組分(i)和(ii)經包裝以同時或依次施用于患者,任選地供在治療患者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方法中使用。20.如權利要求19所述的試劑盒,其中所述方法還包括使患者經歷血漿除去。21.一種治療有需要的患者中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方法,所述方法包括早期和/或短期持續施用治療有效量的C1酯酶抑制劑(C1-INH),其中所述治療有效量的C1-INH足以提供持久的治療效果。22.如權利要求21所述的方法,其還包括使患者經歷血漿除去。23.根據權利要求21或22所述的方法,其還包括施用新鮮冰凍血漿。24.根據權利要求21至23中任一項所述的方法,其還包括施用靜脈內免疫球蛋白。25.根據權利要求21至24中任一項所述的方法,其還包括施用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硼替佐米、依庫珠單抗或其組合。26.根據權利要求21至25中任一項所述的方法,其中所述器官是實質器官。27.根據權利要求26所述的方法,其中所述實質器官選自由以下組成的組:腎臟、胰臟、腸、心臟、肺臟、肝臟及其組合。28.根據權利要求21至27中任一項所述的方法,其中所述器官是腎臟。29.一種藥物組合物,其包含C1酯酶抑制劑(C1-INH);另外的生物活性劑;以及藥學上可接受的載體介質。30.如權利要求29所述的藥物組合物,其中所述生物活性劑選自由以下組成的組: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硼替佐米、依庫珠單抗、免疫球蛋白(Ig)及其組合。31.一種治療正在接受或已經接受腎移植的患者中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方法,所述方法包括向已經歷或當前正在經歷血漿除去的患者施用足夠治療量的靜脈內免疫球蛋白和C1-INH抑制劑。

說明書

相關申請的交叉引用

本申請要求2013年11月22日提交的美國臨時申請號61/907,550和2014年7月25日提交的美國臨時申請號62/029,086的權益,這些申請以引用的方式整體并入本文。

發明領域

本發明一般涉及用于治療患者中的器官移植排斥的方法、化合物和組合物,且更具體地但不排他地涉及使用C1-酯酶抑制劑治療或預防器官移植患者中的抗體介導的排斥的方法和藥物組合物。

發明背景

每年,都有患者因為預先存在針對供體的細胞表面人白細胞抗原(HLA)的抗體而不能接受可能挽救生命的器官移植。這類患者被認為對其供體器官“敏感”,這可能是先前的移植、懷孕和/或輸血的結果。某些供體特異性抗體(DSA)的存在是移植的禁忌癥,不管可能指示供體匹配的其他因素如何。DSA存在可引起移植后供體器官的超急性(立即)抗體介導的排斥(AMR)及捐獻器官的可能損失。具有DSA的患者(即致敏患者)因此要耗費顯著更長的時間來等待可接受的供體器官。因此,致敏患者對于器官捐獻面臨的并非一個而是至少兩個障礙:(1)血型相容性,和(2)致敏性。此外,一些患者可在移植之后產生針對其供體器官的抗體,且這類DSA被稱為“從頭(denovo)”。現在知道大部分患者因慢性排斥而喪失其移植是從頭DSA的結果。

目前,幾乎不存在具有抗體介導的排斥的致敏患者可利用的治療選擇。可利用的治療包括例如利妥昔單抗和用或不用靜脈內免疫球蛋白(IVIg)的血漿除去。

雖然可利用的治療顯示對于最初治療AMR不同的有效性,但其效果變弱且在幾乎一半患者中不能維持。因此,目前可用治療的長期效果不良并且在AMR的有效治療以及改善接受交叉匹配陽性器官移植的患者的總體移植存活率的治療和組合物的領域中存在未滿足的巨大需要。

發明內容

本發明通過提供向經歷或處于經歷移植器官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風險中的器官移植患者有利地施用C1-酯酶抑制劑(C1-INH)蛋白的方法和組合物滿足本領域中的需要。

一方面,本發明提供一種治療有需要的患者中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AMR的方法。使用治療有效量的C1-INH。所述方法包括早期和/或短期持續施用治療有效量的C1-INH。所述方法包括使用足以提供持久治療效果的治療有效量的C1-INH。所述方法包括早期和/或短期持續施用治療有效量的C1-INH,其中治療有效量的C1-INH足以提供持久的治療效果。還包括一種C1酯酶抑制劑(C1-INH),供在治療有需要的患者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方法中使用。

C1-INH可以是源自人血漿的C1-INH,如任選地,本發明方法可包括使患者經歷血漿除去以便除去DSA。早先,C1-INH的短期治療(這可以是血漿除去的輔助治療)與血漿除去單獨相比可降低慢性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排斥的速率。在其他實施方案中,本發明方法可包括施用靜脈內免疫球蛋白(IVIg)和/或新鮮冰凍血漿。可另外或替代地施用壓積紅細胞。在又一實施方案中,本發明方法可包括施用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依庫珠單抗、硼替佐米或其組合。在本發明方法的某些實施方案中,所述患者正在或已經用一種或多種用于治療超急性和/或急性AMR(例如,血漿除去、IVIg治療;用一種或多種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依庫珠單抗、硼替佐米或其組合治療;且優選是血漿除去和IVIg治療)的其他已知療法治療。

還包括一種C1-INH和選自由以下組成的組的另外的生物活性劑作為供在治療有需要的患者中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方法中同時或依次使用的組合制劑: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硼替佐米、依庫珠單抗和免疫球蛋白(Ig)或其組合。優選的另外的生物活性劑是免疫球蛋白,例如靜脈內免疫球蛋白。

另外,在本發明方法中,有待治療的器官(即,有待或已經移植到患者中的器官)可以是實質器官。此外,所述實質器官可選自由以下組成的組:腎臟、胰臟、腸、心臟、肺臟及肝臟。在某些實施方案中,所述器官是腎臟。

另一方面,本發明提供一種用于治療或延遲有需要的患者中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AMR的進展的藥物組合物。所述藥物組合物可包括C1-INH;另外的生物活性劑,如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依庫珠單抗、免疫球蛋白(Ig)及其組合;以及藥學上可接受的載體介質。

還包括一種試劑盒,其包含:(i)C1-INH;以及(ii)選自由以下組成的組的另外的生物活性劑: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硼替佐米、依庫珠單抗及免疫球蛋白(Ig)或其組合,其中所述組分(i)和(ii)經包裝以同時或依次施用于患者,任選地供在治療患者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方法中使用。優選的另外的生物活性劑是免疫球蛋白,例如靜脈內免疫球蛋白。

相比于在本領域中目前可用的治療,本發明提供有效的早期和/或短期持續療法用于治療移植受體以及等待或經歷器官移植的患者中的AMR,所述療法提供持久的治療效果。

附圖簡述

通過結合附圖進行閱讀,前面的概述以及后面對于本發明示例性實施方案的詳細描述將得到進一步理解,其中:

圖1示意性地示出了C1-酯酶抑制劑(C1-INH)對凝血、接觸和補體系統的作用。如在此所提及:激肽釋放酶(KK);高分子量激肽原(HMWK);甘露糖結合蛋白(MBP);MBP相關絲氨酸蛋白酶(MASP);組織纖溶酶原激活物(tPA);以及纖維蛋白降解產物(FDP)。

圖2圖解地示出了使用作為C1-INH給予C1-INH抑制劑的示例性設計。如在此所提及:(a)在移植之后12個月內經活組織檢查證實的AMR;(b)在合格的活組織檢查之后72小時內第一劑量的或安慰劑;(c)在第一劑量的或安慰劑之后第20天(±24小時);以及(d)在第一劑量的或安慰劑之后第90天(±24小時)。

圖3是顯示在圖2的過程之后向示例性研究中的受試者提供的標準護理的表格,其中14個受試者中有7個用安慰劑治療且有7個用C1-INH治療。如在此所提及:新鮮冰凍血漿(FFP)和壓積紅細胞輸血(PRBC)。

圖4A和4B是示出了在用或安慰劑輸注之后所治療的患者中的功能性C1-INH血漿濃度水平(同組平均值)的曲線圖。圖4A圖解表示了在示例性研究中經13天的過程在用或安慰劑輸注之后功能性C1-INH的平均血漿濃度。圖4B圖解表示了在示例性研究第13天在用或安慰劑輸注之后功能性C1-INH的平均血漿濃度。圖4A和4B是每個組的校正平均值,以使得功能性C1-INH的基線水平被減去。

圖5圖解表示了在用或安慰劑治療的患者中腎功能(即,肌酸酐清除率)的平均變化。肌酸酐清除率在AMR患者中極大地降低。與安慰劑相比,通過施用,肌酸酐清除率在大約7天之后穩定并且不與用安慰劑治療的患者降低相同的程度。然而,注意到在示例性研究中的患者是用血漿除去(和/或IVIg)治療并用或安慰劑治療。

圖6A和6B展示了用蘇木精和曙紅(H&E)染色的腎組織切片,其示出并對比了慢性腎小球病(CG)的存在。圖6A示出了在用治療的不展示CG的患者(6/7患者中的一個)中移植后6個月的正常腎組織切片。圖6B示出了在用安慰劑治療的展示CG的患者(3/7患者中的一個)中移植后6個月的腎組織切片。

圖7A和7B提供了管周毛細血管(PTC)的電子顯微術(EM)圖像。圖7A表示了PTC的示例性正常EM圖像。圖7B表示在用安慰劑治療的顯示腎小球病的患者(3/7患者中的一個)中移植后6個月獲得的PTC的EM圖像。在圖7A中,CL=毛細血管管腔,E=上皮,且BS=基底膜。

圖8包括在示例性研究第13天受試者中所測量的C1-INH抗原和功能性C1-INH水平的表格,其中受試者除標準護理(血漿除去和/或IVIg)之外還用安慰劑或C1-INH治療。所報道的C1-INH抗原水平是基于蛋白質重量濃度的測量,其中使用0.067U/ml=1mg/1dL的換算系數將其轉換成U/mL。

圖9A至9H圖解地關聯了在示例性研究第13天(圖8)于患者中所測量的C1-INH抗原和功能性C1-INH的水平與其6個月臨床結果。如在此所用:CG表示具有不良結果的那些患者(例如,在安慰劑組中的3/7患者,在組中的1/7患者);抗原(AG);及功能性(Fnct)。另外,展現CG的Cinryze(R)組中的一個患者在接受抗凝血藥品的同時在活組織檢查之后具有不良的出血性休克事件。圖9A和9B圖解地關聯了在接受安慰劑(圖9A)和Cinryze(R)(圖9B)的患者中經基線校正的C1-INH抗原水平與CG。圖9C和9D圖解地關聯了在接受安慰劑(圖9C)和Cinryze(R)(圖9D)的患者中經基線校正的功能性C1-INH水平與CG。圖9E和9F圖解地關聯了在接受安慰劑(圖9E)和Cinryze(R)(圖9F)的患者中未經調整的的C1-INH抗原水平與CG。圖9G和9H圖解地關聯了在接受安慰劑(圖9G)和Cinryze(R)(圖9H)的患者中未經調整的功能性C1-INH水平與CG。所報道的C1-INH抗原水平是基于蛋白質重量濃度的測量,其中使用0.067U/ml=1mg/1dL的換算系數將其轉換成U/mL。

圖10A和10B圖解示出了血漿除去對血清C1-INH抗原性(圖10A)和功能性(圖10B)水平的作用。如圖10A和10B中所示,血漿除去耗盡血清C1-INH抗原性和功能性水平。

發明詳述

在阻撓患者中例如心臟、肺臟、肝臟、胰臟、腸及腎臟同種異體移植物的移植中涉及抗體介導的排斥(AMR)。因為對于抗體介導的排斥(AMR)幾乎不存在實驗性療法且不存在已批準的療法并且移植的結果是由醫療保險與醫療補助中心(CMS)嚴格監控,所以具有DSA的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一般被大多數移植中心禁止接受對其致敏的供體器官。例如,每年有數千例晚期腎臟疾病(ESRD)患者由于預先存在針對供體的細胞表面人白細胞抗原(HLA)的抗體(DSA)而被禁止接受性命攸關的腎移植。

這些循環DSA的存在是移植的禁忌癥,所述循環DSA是通過移植前交叉匹配篩選(補體依賴性細胞毒性測定或流式細胞術)而被鑒別。DSA可引起立即或“超急性”抗體介導的排斥(AMR),導致補體介導的破壞并最終喪失了移植器官。

在美國(US)有接近三分之一的腎移植等待名單中的個體具有針對≥10%人群HLA的循環抗體。這些致敏患者同非致敏患者相比對于對其不致敏的可接受的腎臟(即,“交叉匹配陰性的”)耗費顯著更長的等待時間。在美國,據估計每年有6,000個ESRD(等待名單)患者和另外3,500個新的等待名單登記者具有愿意的活供體,但都因為致敏性或血型不相容性而不能移植。致敏患者不能從愿意的活供體移植腎臟將進一步提高對于死亡的供體腎臟的需要,且由此增加所有登記患者的等待時間。

由美國醫療補助與醫療保險服務中心(CMS)對腎移植程序的鑒定主要是基于滿足或超過腎移植的國家基準(~95%的1年移植物存活率)的特定中心的結果。當程序的死亡或移植物失敗率超過預期失敗率的150%時,該程序被認為是不符合的并且可能喪失進行腎移植的CMS證明(參見42CFR部分482,§482.80和§482.82[2007])。因此,高度致敏或交叉匹配陽性患者不愿意進行腎移植。這些患者(其中許多都具有愿意的活供體)過度負擔死亡的供體等待名單并且許多將在等待移植時死亡。然而,作為對脫敏患者在預防或治療急性AMR中用的療法和/或輔助劑的試劑可幫助改變移植中的范例,不僅容許利用性命攸關的移植,而且減少不具有潛在的活供體的那些的等待名單競爭。

通過使用靜脈內免疫球蛋白(IVIg)或血漿除去與IVIg的組合降低交叉匹配陽性或否則致敏患者中的DSA滴度已經允許“脫敏”并且轉化成陰性交叉匹配以便在一些患者中進行成功的腎移植。然而,盡管有這種方案,但超過10%的患者在移植之后立即或很早就因超急性排斥或侵襲性急性AMR而喪失其移植物。此外,30%-50%的患者仍將經歷急性AMR,大多數在移植后的頭1至3個月內。實際上,1年移植物存活率在具有DSA和AMR的患者中是60%-70%,相比之下,在沒有DSA的患者中是大約95%。盡管如此,對于一些患者,與透析有關的發病率和死亡率擔保了交叉匹配陽性腎移植的風險。改善這些高風險(交叉匹配陽性)移植患者的總體結果的需要仍未被滿足。

急性AMR常規用另外的IVIg和血漿除去治療。然而,大約一半被診斷為早期急性AMR的患者的腎同種異體移植物遭受了不可逆性損傷,如由移植腎小球病(TG)所證實,這常常與間質性纖維化、腎小球硬化癥及血管內膜增厚有關。TG是CG的亞群,因為TG是指特別是在移植器官中出現的腎小球病。如IVIg和/或血漿除去的治療提供與持久治療效果相對比短暫的活性,因為這種治療最終將失去其效力。如本文所用的術語“短暫活性”是指例如針對AMR的治療類型的活性,其僅在接受介入療法時保持有效。相比之下,術語“持久治療效果”是指例如針對AMR的治療類型的活性,其在療法停止之后保持有效超過約3至6個月(例如,在療法停止之后超過約3、4、5、6個月,或在療法停止之后約6個月或約1年)。

具有上述TG特點的患者與在活組織檢查上不具有TG跡象的患者相比極大地削弱了移植物存活率。具有嚴重的急性AMR的一些患者可能需要包括利妥昔單抗(抗CD20抗體)和/或硼替佐米(蛋白酶體抑制劑)在內的補救療法伴有或不伴有脾切除術作為最后的治療選擇。對于有效地治療急性AMR(減輕對極端措施如脾切除術的需要)和改善總體移植物存活率以使得致敏的ESRD患者可在脫敏之后因陽性交叉匹配而準許移植的試劑的需要仍未得到極大滿足。

轉而開發可克服本領域中的缺點的療法,當前AMR療法的改善需要解決導致DSA介導的TG并最終喪失同種異體移植物的潛在的宿主免疫應答。血漿除去和IVIg可降低DSA滴度。然而,其使用不能解決作為補體激活的結果而出現的組織破壞。HLA-DSA復合物激活補體級聯的經典途徑,最終導致膜攻擊復合物的形成和炎性細胞因子的連續釋放。作為補體在移植物破壞中的作用的證據,第4補體蛋白降解產物(C4d)沿管周毛細血管網(PTC)的積聚是AMR的前兆并且與不良的同種異體移植物存活率有關。在針對通常與移植物失敗有關的風險因素進行調整之后,因降低的腎功能而需要腎同種異體移植物活組織檢查且在其血清中具有DSA(其中在活組織檢查中具有C4d染色)的患者具有比沒有DSA或活組織檢查中的C4d染色的患者高三倍的移植物喪失風險。因此,補體抑制劑被證明是治療AMR的有用療法和/或輔助劑。

血管化同種異體移植物的移植涉及將受體暴露于供體HLA。供體HLA的加工和呈遞決定了受體對移植的同種異體移植物的免疫應答。如果呈遞可溶性供體抗原并由受體的CD4T-淋巴細胞識別,那么細胞因子釋放(例如IL-2)將傳播細胞毒性T細胞應答,產生急性細胞排斥。供體HLA的B-淋巴細胞識別造成記憶B細胞應答的傳播和DSA的產生。HLA-DSA復合物刺激補體系統的經典途徑,產生抗體介導的排斥(圖1)。

DSA可與經典補體途徑(C1)的第一組分復合,產生激活的C1q/r/s和C4,最終導致膜攻擊復合物(C5b-9)的形成和炎性細胞因子釋放。這些細胞因子(例如,IL-2、IL-6等)召集嗜中性白細胞及其他介體(例如,血小板衍生生長因子)以引發局部炎性應答,這可能導致組織纖維化(不可逆性結疤)、內皮應答、以及造成移植物內的毛細血管和較大血管的凝血和血栓形成的損傷。損傷的程度和即時性取決于DSA是否(且以何種程度)預先存在。

由預先存在的DSA(伴有經典補體途徑的激活)對供體HLA的識別造成移植的同種異體移植物的立即(超急性)或早期(1-3個月內-加速的)喪失。這種病理狀況可通過旨在改善DSA的移植前脫敏方案(例如,血漿除去和/或IVIg)得到暫時緩解,但僅在大約50%這類患者中提供短暫的活性。

另外,臨床證據表明因降低的腎功能而需要腎同種異體移植物活組織檢查且在其血清中具有DSA(其中在腎同種異體移植物活組織檢查中具有C4d染色(補體激活的證據))的患者具有比沒有DSA或活組織檢查中的C4d染色的患者高三倍的移植物喪失風險。來自動物模型的數據也支持補體在同種異體移植排斥中的作用。在獼猴的同種異體移植研究中,在具有已知DSA的動物中,54%在組織病理學上表現出C4d的猴子產生TG,相比之下,在活組織檢查上沒有C4d證據的移植猴子中僅有4%的TG率。

末端補體(C5b-9)蛋白(抗體介導的經典補體途徑激活的產物)可引發內皮細胞產生成纖維細胞和血小板衍生生長因子,造成內膜纖維化,這是不可逆性腎移植排斥的標志。致敏的腎移植的臨床前小鼠模型顯示在接受C5抑制劑作為輔助免疫抑制的動物中有改善的移植物存活率。在16個在移植之后給予抗C5單克隆抗體依庫珠單抗的致敏的人腎移植受體的研究中,僅有1/16(6%)在移植之后的第一個月內發生了急性AMR,相比于~40%的歷史對照。然而,所有都具有持久的C4d染色并且4/16(25%)具有與TG/內皮細胞激活一致的顯著變化。長期隨訪顯示幾乎50%的這些患者在療法停止之后具有TG,這與歷史對照不存在差異。

經典補體級聯的更近端信號傳導組分可在同種免疫中具有更大的作用。例如,缺乏補體蛋白C3或C4的小鼠對主要組織相容性復合物不同的皮膚移植物具有削弱的T細胞和B細胞同種免疫應答,而缺乏C5的小鼠則不展現削弱的同種免疫應答。因此,C1-INH比C5抑制劑在預防或治療AMR上存在更大的理論功效。本發明提供這樣一種療法,所述療法利用C1-INH治療以便提供滿足本領域中的需要的持久治療效果。

本發明涉及用于治療有需要的患者中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方法,其中所述方法包括施用治療有效量的C1-酯酶抑制劑(C1-INH);并且涉及一種供所述方法之用的C1-酯酶抑制劑(C1-INH)。可通過本文所述的方法保護以免于排斥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包括實質器官。實質器官的代表性實例包括心臟、肝臟、肺臟、胰臟、腸以及腎臟。在某些實施方案中,所述實質器官可以是腎臟。在本發明方法中,器官移植包括同種異體移植。作為說明,同種異體移植基本上不同于異種移植。同種異體移植涉及來自相同物種的器官移植(人到人移植)。相比之下,異種移植涉及來自不同物種的器官移植(例如,豬到人的器官移植)。相關領域的技術人員將認識到C1-INH治療的停止將造成異種移植中的立即AMR。然而,這在人同種異體移植中是不相關的,因為不存在交叉物種致敏性。

如本文所用,術語“治療”等等是指用于獲得例如所需的藥理或生理效應的手段。該效應根據完全或部分地預防病狀、出現、疾病或癥狀來說可以是預防性的,和/或根據病狀和/或可歸因于病狀或疾病的副作用的部分或完全治愈來說可以是治療性的。不限于任何一個操作理論,據信本發明方法通過抑制補體系統的組分預防和/或治療器官移植中的AMR。

從上文了解到,通過施用如本文所述和定義的C1-酯酶抑制劑(C1-INH),單獨或與也如本文所述和定義的其他生物活性劑組合且任選地與也如本文所述和定義的其他治療步驟組合,可以實現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的AMR的治療和/或預防。以下效應可通過本發明實現。

在接受交叉匹配陽性器官移植的患者(例如,患者具有循環DSA的器官,這可通過移植前交叉匹配篩選(補體依賴性細胞毒性測定或流式細胞術)得到鑒別)中移植存活率是改善或提高的。這可與未根據本發明治療的患者或根據本發明治療之前的同一患者相比較。

本發明方法可因此可選地被描述為改善或提高接受交叉匹配陽性器官(例如腎臟)移植的患者中的移植存活率的方法。

由于移植后供體器官的AMR可導致慢性腎小球病(CG)和/或移植腎小球病(TG)、捐獻器官的喪失、或降低的移植物存活率(或降低1年移植物存活率),所以本發明方法因此可選地被表示為治療或預防慢性腎小球病(CG)和/或移植腎小球病(TG)的方法、治療或預防移植器官喪失的方法、或改善例如同種異體移植物患者中的移植物存活率(或提高1年移植物存活率)的方法。

在腎移植的情形下,本發明方法可造成當與未根據本發明治療的患者或根據本發明治療之前的同一患者相比時移植腎臟的提高和/或維持的腎功能。因而,本發明方法可表示為提高和/或維持患者中的移植腎臟的腎功能的方法。

因為據信本發明方法通過抑制補體系統的組分預防和/或治療器官移植中的AMR,所以本發明方法也可被描述為治療或預防例如在同種異體移植物患者中由補體激活引起的組織破壞的方法。

因而,對治療或預防AMR的方法或供所述方法之用的C1-INH的任何提及可被理解為對上述方法中的一種或多種或供所述方法之用的C1-INH的提及。

另外,如關于治療使用的術語“短期持續”是指藥物治療活性的持續時間(例如,施用期),其可有利地出現約1至30天。在某些方面,治療的短期持續可以是約10至20天。在一個優選方面中,治療的短期持續可以是約13天(例如約11至18、12至15天)。

如本文關于治療所用的術語“早期”是指可有利地在以下的1至90天內出現或引發的治療的時機:(1)器官移植,(2)用標準護理的治療(血漿除去和/或IVIg),和/或(3)AMR的診斷。在優選方面中,治療可在少于約5至10天內出現或被啟動。治療可因此在少于以下的約5至10天內出現或被啟動:(1)器官移植,(2)用標準護理的治療(血漿除去和/或IVIg),和/或(3)AMR的診斷并且可持續約10至30天。

“慢性腎小球病”或“CG”是器官移植患者中的AMR的臨床標記并且如本文所用,是指見于腎組織中的有害表現,包括例如腎小球硬化癥、腎小球基底膜增厚和分層、和/或正在發生的腎小球炎癥。還可存在管周血管炎。本發明方法或可造成當與未根據本發明治療的患者或根據本發明治療之前的同一患者相比時治療患者中的CG的較小或降低的發病率。此作用可例如通過例如使用組織或EM檢查(如在實施例中所提及)觀察適當樣品中的組織而被觀察到。

如本文所用的術語“移植腎小球病”或“TG”是指在移植背景中發生的慢性腎小球病(CG)。TG和CG可互換地用于描述本發明。

應了解,患者一般是器官移植患者(例如,腎移植或同種異體移植物患者,例如,已經接受或將要接受移植或同種異體移植物的人)。患者可能正在經歷或可處于AMR的風險中。AMR可作為預先存在的供體特異性抗體(DSA)的結果而出現,例如,在移植之前存在的供體特異性抗體或從頭DSA。患者可用針對AMR的一種或多種其他療法(例如,靜脈內免疫球蛋白(IVIg)、或血漿除去與IVIg的組合、或血漿除去)來治療或者可能已經用針對AMR的一種或多種其他療法進行治療。該治療優選用于降低DSA滴度,其中抗體是針對有待移植或已經移植的器官的HLA。

處于AMR風險中的患者因此包括具有某些供體特異性抗體(DSA)的患者。這一般是移植的禁忌癥,不管可指示供體匹配的其他因素如何。這些患者還可被描述為“致敏的”。

該患者可以是晚期腎病(ESRD)患者。ESRD患者可具有針對供體的細胞表面人白細胞抗原(HLA)的預先存在的抗體(DSA)(例如,致敏的ESRD患者)。

如果患者被致敏,那么其可任選地經受治療以使其脫敏或者可在本發明治療(例如,降低DSA滴度的治療,例如靜脈內免疫球蛋白(IVIg)、或血漿除去與IVIg的組合、或血漿除去)之時經受所述治療。該患者可因此已經受治療,或可經受所述治療以降低DSA滴度,例如,經受靜脈內免疫球蛋白(IVIg)或血漿除去的組合、或血漿除去)。脫敏治療優選是用于降低DSA滴度的脫敏治療,其中抗體是針對有待移植或已經移植的器官的HLA。

當患者已經受降低DSA滴度的治療時,例如經受靜脈內免疫球蛋白(IVIg)或血漿除去的組合、或血漿除去,其優選在例如啟動本發明治療的前1周、2周、4周、1個月、6周、2個月或6個月內或在前1年內。

C1酯酶抑制劑(C1-INH)是絲氨酸蛋白酶抑制劑(SERPIN)家族中的一種內源性血漿蛋白并且在補體、接觸、及凝血途徑中具有寬的抑制劑活性。C1-INH通過結合C1r和C1s抑制補體系統的經典途徑并且抑制凝集素途徑中的甘露糖結合凝集素相關絲氨酸蛋白酶。本發明的C1-INH可以是血漿衍生的C1-INH或者可以是重組產生的C1-INH,并且在兩種情況下都是可分離的。優選地,本發明的C1-INH是血漿衍生的C1-INH。優選地,本發明的C1-INH是納米過濾的。

如本文所用的術語“單位”或“U”是指針對人中的生理水平(即,1U/mL的血清是生理的)標準化的蛋白(C1INH)材料的量度。在另一選擇中,除非另有陳述,一個(1)單位表示240μg蛋白材料。

納米過濾的血漿衍生的C1-INH(Viropharma)是FDA批準用于針對患有遺傳性血管性水腫(HAE)的青少年和成人患者中的血管性水腫發作的常規預防,HAE是一種特征為內源性C1酯酶抑制劑的組成缺陷或功能障礙的疾病。

已知經由在隨機化試驗以及延伸試驗中研究的患有HAE的患者中的經歷而在人中被良好耐受。在用于HAE的劑量下所報道的最常見的不良事件是頭疼和鼻咽炎。C1-INH是用于牽涉例如經典補體途徑(例如,抗體介導的疾病)和凝集素途徑(例如,局部缺血再灌注損傷)的理想治療劑,不管是單獨抑或作為組合療法或組合物的一部分,并且在本發明中是優選的。還提及conestatα;人C1酯酶抑制劑的重組類似物(rhC1-INH)(其是通過轉基因兔的乳汁中的重組DNA技術而產生)。如本文所用的術語“有效量”是指當向患者施用化合物或組合物時實現有利臨床結果的化合物或組合物的量。例如,當向具有例如AMR的患者施用本發明組合物時,“有利的臨床結果”包括提高的和/或維持的腎功能和/或患者同種異體移植物(例如,移植腎臟)存活力的增加。如本文所用,術語“腎功能”是根據患者的腎臟從體內清除肌酸酐的能力來定義。因此,例如,顯示提高的腎功能的患者將表現出某些肌酸酐清除率能力(mL/min)(即基線)并且所述肌酸酐清除率能力或腎功能將在治療期間和治療之后增加距離基線的量級。任何增加可例如在統計上是顯著的,并且包括至少10%、20%、50%、100%的增加。可與未根據本發明治療的患者或在根據本發明治療之前的同一患者進行任何比較。

有利的結果還可例如通過確定CG和/或TG的存在或程度(CG和/或TG的存在或程度的減輕是有利的結果)來評定。在這可被量化的程度上,任何這種減少可例如是統計上顯著的,并且包括至少10%、20%、50%、100%的減少。可與未根據本發明治療的患者或在根據本發明治療之前的同一患者進行任何比較。

有利的臨床結果可在任何時間點實現并進行評定或測定。與本發明提供持久治療效果的觀察一致,有利的臨床結果可在療法停止之后超過約3至6個月(例如,療法停止之后超過約3、4、5、6個月,或療法停止之后約6個月或約1年)實現并進行評定或測定。作為本發明的結果,腎臟可展示(i)提高的和/或維持的功能,和/或(ii)CG和/或TG的存在和/或程度的減輕,在療法停止之后約3至6個月(例如,療法停止之后超過約3、4、5、6個月,或療法停止之后約6個月或約1年)。可與未根據本發明治療的患者或在根據本發明治療之前的同一患者進行任何比較。

如本文中在例如描述物質時所用的術語“分離”是指從其原始環境(例如,如果該物質是天然存在的,則指天然環境)中被取出的物質。例如,存在于活的動物中的天然存在的多肽(即蛋白質)不被分離,但與天然系統中的一些或所有共存物質分離的相同多肽是分離的。

此外,用于實踐本發明的“多肽”或“蛋白質”可以是天然蛋白質、合成蛋白質,或可以是優選重組的蛋白質。此外,本文所述的蛋白質可以是天然純化產物、或化學合成產物、或來自原核或真核宿主(例如細菌、酵母、高等植物、昆蟲或哺乳動物細胞)的重組產物。根據所用的不同宿主,這種蛋白質可以是糖基化或非糖基化的。

轉到用于實踐本發明的重組蛋白質,重組C1-INH(rC1-INH)蛋白質可通過常規的重組DNA技術,使用如本領域中已知對C1-INH有特異性的多核苷酸序列來表達或產生。一般來說,這類重組方法包括以下步驟:

(1)用編碼本發明的C1-INH蛋白的多核苷酸或其變體或含有所述多核苷酸的載體轉染或轉化適當的宿主細胞;

(2)在適當的培養基中培養宿主細胞;以及

(3)從培養基或細胞中分離或純化蛋白質。

實際上,根據本領域技術人員所熟知的方法,本發明試劑可作為分開的劑量單位施用或被配制以便一起施用。參見,例如Remington:TheScienceandPracticeofPharmacy,第20版,A.Genaro等人,Lippencot,Williams&Wilkins,Baltimore,MD(2000)。

當通過共同施用(其中使用分開的劑量制劑)應用本發明的方法、化合物、組合物及試劑盒時,C1-INH和生物活性劑可同時或在錯開的時間下單獨地(即依次地)施用。本發明的組合物、制劑及試劑盒可包含C1-INH和如本文所述的另一種生物活性劑用于同時或依次使用。

同時施用可包括兩種或更多種本發明的試劑、組合物或組分(例如,本發明的組合物和試劑盒的組分)的同時施用和/或彼此相隔12小時內、6小時內、3小時內、2小時內或1小時內的施用,通常在臨床中心的同一次就診內。依次施用可包括兩種或更多種本發明的試劑、組合物或組分(例如,本發明的組合物和試劑盒的組分)彼此相隔1個月內、2周內(例如,14±2天內)、1周內、3天內、2天內或24小時內的施用。

向患者引入本發明組合物的合適的方法包括但不限于皮內、肌內、腹膜內、靜脈內、皮下、鼻內、眼內、硬膜外及口服途徑。此外,本發明組合物可通過輸注或彈丸注射,通過經由上皮或粘膜皮膚內層(例如,口腔粘膜、直腸和腸粘膜等)的吸收來施用。施用可進一步是全身的或局部的。并且施用可以是急性的或慢性的(例如,每天、每周、每月等)。靜脈內途徑是例示的和優選的。

經口施用的劑量單位可以是片劑、囊片、糖衣劑、丸劑、半固體、軟或硬明膠膠囊、水性或油性溶液、乳液、混懸液或糖漿劑形式。用于胃腸外施用的劑型的代表性實例包括可注射溶液或混懸液、栓劑、粉末制劑如微晶或氣溶膠噴霧。所述組合物還可并入常規的經皮遞送系統中。

本發明方法是指施用化合物,包括C1-INH。所述化合物可存在于組合物例如藥物組合物中。

在本文所公開的方法中,本發明組合物可在例如每天或優選治療每隔一天約10個單位(U)組合物或化合物/kg體重(U/kg)至約250U/kg范圍內的劑量下施用。每天或優選地治療每隔一天約25至150U/kg且優選約50至125U/kg的劑量應有效產生所需結果。舉例來說,IV施用的合適劑量將包括在第1天約100U/kg的初始靜脈內輸注,接著約50U/kg,例如在第3天50U/kg(且任選地約50U/kg,例如在后續治療中50U/kg,例如經總共10至30天,例如10至20天或優選13天(例如約11至18天、12至15天))。本發明方法中使用的化合物可通常每天或每隔一天施用1-4次,以便遞送以上所提及的給藥方案。

另外,本發明組合物的劑量可表示為在治療過程中均分或不均分的化合物或組合物的量。例如,治療過程可持續約1至30天(例如,10至20天或優選地13天(例如約11至18天、12至15天))并且約1,000至25,000個單位(U)的組合物可在那個治療過程中以分次劑量施用。在某些方面,約5,000至20,000個單位的組合物可通過IV經10至20天或優選13天(或約6,000-25,000U、8,000至22,000U、10,000-20,000U、12,000-18000U、14,000-16,000U、20,000U,經例如10至20天或優選13天(例如約11至18天、12至15天))以分次劑量施用,經13天的20,000U已被證明是有效的。

在一些實施方案中,組合物的劑量被定義為足以實現至少100%超過正常值(例如,在施用后1小時所測定)的化合物或組合物的量的化合物或組合物的量。在一些實施方案中,至少100%超過正常值的水平在治療過程例如約1至30天(例如10至20天或優選13天(例如約11至18天、12至15天))中被維持。

然而,用于施用本文所述的化合物的確切方案將必須取決于所治療的個別受試者的需要、所施用的治療類型以及主治醫學專家的判斷。如本文所用,術語“受試者”和“患者”包括人和動物兩者。如本領域技術人員將理解,實際上施用的劑量將取決于所治療的病狀、受體的年齡、健康狀態和重量、同時治療(如果有的話)的類型、以及治療的頻率。此外,有效劑量可由本領域技術人員根據在生物測定中測量化合物的生物活性的常規經驗活性試驗來確定,且由此建立有待施用的適當劑量。

另外,在本發明的方法中,組合物可作為血漿除去療法和/或IVIg的輔助來施用。例如,在本發明的示例性方法中,包括C1-INH(例如)的組合物可經10至20天作為血漿除去和/或IVIg的輔助以分次劑量(每劑量不超過約100U/kg)形式提供的20,000個單位向患者施用。所述治療可在療法停止之后3-6個月時降低慢性AMR的發生率。

在某些情況下,實踐本發明所用的化合物(例如C1-INH)可作為包含藥學上可接受的載體介質的藥物組合物來遞送。例如,本發明包括一種用于治療或延遲有需要的患者中的器官同種異體移植物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進展的藥物組合物,所述組合物包括C1-酯酶抑制劑(C1-INH);另外的生物活性劑,如抗淋巴細胞制劑、利妥昔單抗、硼替佐米、依庫珠單抗、免疫球蛋白(Ig)或其組合;以及藥學上可接受的載體介質。

如本文所用,表達“藥學上可接受的載體介質”包括任何及所有溶劑、稀釋劑或其他液體媒介物、分散體或混懸液助劑、表面試劑、等滲試劑、增稠或乳化劑、防腐劑、固體粘合劑、潤滑劑、填充劑及適用于所需的特定劑型的類似物。Remington:TheScienceandPracticeofPharmacy,第20版,A.R.Genaro等人,第5部分,PharmaceuticalManufacturing,第669-1015頁(LippincottWilliams&Wilkins,Baltimore,MD/Philadelphia,PA)(2000))公開了在配制藥物組合物中使用的各種載體以及用于其制備的已知技術。除非任何常規的藥物載體介質與本文所述的組合物不相容,如通過產生不合需要的生物效應或另外以有害的方式與包含活性劑的制劑的任何其他組分互相作用,否則其使用預期在本發明的范圍內。

更具體地說,在固體劑型的生產中,藥物組合物可與藥學上惰性的、無機或有機賦形劑混合,如乳糖、蔗糖、葡萄糖、明膠、麥芽、硅膠、淀粉或其衍生物、滑石、硬脂酸或其鹽、脫脂奶粉、植物油、石油、動物或合成油、蠟、脂肪、多元醇等等。液體溶液、乳液或混懸液或糖漿劑可使用以下賦形劑,如水、醇、水性鹽水、水性葡萄糖、多元醇、甘油、脂質、磷脂、環糊精、植物油、石油、動物或合成油。栓劑可包括賦形劑,如植物油、石油、動物或合成油、蠟、脂肪以及多元醇。氣溶膠制劑可包括適用于此目的的壓縮氣體,如氧氣、氮氣及二氧化碳。藥物組合物或制劑還可含有一種或多種添加劑,包括但不限于防腐劑、穩定劑(例如紫外線穩定劑)、乳化劑、甜味劑、調節滲透壓的鹽、緩沖劑、包衣材料及抗氧化劑。

本發明還提供所述藥物組合物的控制釋放、持續釋放、或延長釋放治療劑型,其中組合物并入遞送系統中。此劑型以一種方式控制活性劑的釋放以使得活性劑在血流中的有效濃度可維持延長的時期,其中血液中的濃度保持相對恒定,以便改善治療結果和/或使副作用減到最少。另外,控制釋放系統將在本發明活性劑的血漿水平中提供最少的峰谷波動。

另外,各種遞送系統是已知的并且可用于施用包含C1-INH或C1-INH與生物活性劑的組合的組合物,生物活性劑例如像免疫球蛋白(Ig)、利妥昔單抗、硼替佐米和/或依庫珠單抗。另外,所述組合物可例如包裹在例如脂質體、微粒及微膠囊中。

本發明方法一般將包括醫學隨訪以確定在經歷本文所述的化合物和/或組合物治療的患者中產生的治療或預防作用。

在以下實施例中描述的實驗結果顯示可商購獲得的血漿衍生的C1-INH可治療或預防展現AMR的患者中的器官移植排斥。此實施例僅出于說明性目的而提供并且不希望以任何方式限制本發明。

實施例

隨機化、雙盲、安慰劑對照試點研究被用于評估(C1酯酶抑制劑[人])用于治療供體致敏的腎移植受體中的急性抗體介導的排斥的安全性和效果。研究的目標是:(a)評定在具有急性抗體介導的排斥(AMR)的腎移植患者中的安全性和耐受性;(b)評定用于治療腎移植患者中的急性AMR的作用;以及(c)檢查在具有急性AMR的腎移植患者中的藥代動力學和藥效學。

在本研究中,不存在治療中止,沒有死亡,且沒有研究藥物相關的嚴重不良事件。

是作為500U(C1-INH)/小瓶的凍干粉末來供應。利用被批準用于商業銷售的產品和滅菌注射用水。的每個小瓶用滅菌注射用水復原。安慰劑由輸注用的0.9%氯化鈉組成。

給藥。受試者經2周時間(圖2)接受總共7個劑量的研究藥物(或安慰劑):在第1天初始靜脈內(IV)輸注5000U(不超過100U/kg)或安慰劑,接著在第3、5、7、9、11及13天IV輸注2500U(不超過50U/kg)或安慰劑。如果血漿除去療法在與研究藥物給藥同一天發生,那么在血漿除去階段完成之后施用研究藥物。

研究設計。該研究評定了在HLA供體致敏的腎移植受體中治療急性AMR的安全性和作用(圖2)。為了使可變性減至最小,僅在必要時使用血漿除去和/或靜脈內免疫球蛋白(IVIg)以實現DSA陽性的脫敏和急性AMR的治療的機構中進行該項研究。研究的受試者具有實現足夠的移植后功能及活組織檢查證明的AMR的首次(“甄別性”)發病的腎移植,在大多數當前的腎同種異體移植之前或之后同時鑒別到DSA。

如圖2所示,治療后評價在第20天和第90天進行。研究的結束被定義為最后一名受試者完成90天評價的日期。補體和C1-INH水平是在截至第20天的特定時間點評定以用于PK/PD測定。另外,在第25天納入任選的PK/PD采樣時間點。另外,在治療后6個月,由在單移植中心類似地治療的14個相等隨機化的受試者(n=7個安慰劑;n=7個Cinryze)提供另外的評價以確定臨床結果。

研究藥物施用。基于可獲得的臨床前和臨床數據,對于由抗原抗體復合物引發的補體途徑抑制足夠的C1-INH的生理水平超過正常值至少100%。在健康的受試者中靜脈內施用2000U之后,功能性C1-INH活性距離基線的平均變化是大約50-60%。假設1UC1-INH活性見于1mL血漿中,為了在患有急性AMR的患者中提高C1-INH的功能活性至少100%,普通成人可能需要約5000U的一個劑量。假設在HAE患者中具有約60個小時的半衰期,每隔一天給予2500U的后續劑量可在整個給藥期維持足夠的功能性C1-INH水平。因此,隨機化到此項研究中的組中的受試者將接受5000U(不超過100U/kg)的負荷劑量,接著是2500U(不超過50U/kg),每隔一天,總共7個劑量。此方案平衡了由抗原抗體復合物引出的抑制補體激活的顯而易見的劑量依賴性質,同時使在用劑量≥200U/kg的其他C1-INH化合物的臨床前和臨床研究中觀察到的潛在的凝血風險減至最小。

如上所述,總共7個劑量的或安慰劑(0.9%氯化鈉溶液供輸注用)施用如下:(a)在第1天5000U初始劑量的(不超過100U/kg)或安慰劑作為單靜脈內輸注;然后(b)靜脈內注射2500U的(不超過50U/kg)或安慰劑,每隔一天,持續2周(第3、5、7、9、11及13天)。每個劑量的研究藥物是如所耐受以大約1mL(對應于100U的)/分鐘的速率靜脈內施用。因此,在第1天5000U(50mL)輸注的持續時間是大約50分鐘且在第3、5、7、9、11及13天2500U(25mL)輸注的持續時間是大約25分鐘。記錄下每次研究藥物輸注的‘開始’和‘停止’時間和日期。

血漿除去、新鮮冰凍血漿、以及IVIg。有待進行血漿除去療法用于甄別AMR的發病。不管血漿除去方案,研究藥物將要在第1、3、5、7、9、11及13天施用。此外,如圖3所示,根據需要向某些患者提供標準護理,包括血漿除去、以新鮮冰凍血漿(FFP)、血液和/或IVIg(例如cytogam、gamunex等)形式的血漿置換。

藥代動力學/藥效學。在本研究中,相對于安慰劑進行的藥代動力學和藥效學分析。就藥代動力學分析而論,測定個別受試者的C1-INH抗原和功能性水平。視情況使用最后一次劑量(第13天)之后的基線校正濃度對比時間數據和非區室技術計算主要PK參數。在整個治療時程中在接受C1-INH或安慰劑的患者中分析C1-INH功能性水平(圖4A)。如所預期,針對基線水平校正的C1-INH功能性同組平均量在第3、5、7、9、11及13天接受C1-INH()的患者中更大。另外,C1-INH功能性的平均基線校正的血漿濃度的差異在第13天當在較短的時程內測量濃度時是顯而易見的(圖4B)。因此,在用和血漿除去(和/或IVIg)治療的患者中,當與安慰劑(即血漿除去(和/或IVIg)單獨)相比時存在更大的C1-INH功能性(即,活性經典補體途徑抑制劑蛋白酶)濃度。

就藥效學分析而論,評估個別受試者的補體C1q、C4及C4a水平。收集血樣用于測定C1-INH功能性和抗原性以及補體組分C1q、C4及C4a的血漿濃度(表1)。如果血漿除去將要在給藥日進行,那么在血漿除去之前以及在研究藥物施用之前(即血漿除去后)并且在相對于研究藥物輸注開始的時間點獲得血樣用于PK/PD試驗。

表1.相對于安慰劑的藥代動力學和藥效學作用的研究

關于表1,患者展現增強的C1-INH功能性和經典補體系統抑制,其中基線水平被減去用于計算平均值以顯示在每個組中研究藥物療法的總體作用。與安慰劑相比,患者顯示在血漿中C1-INH抗原性和功能性兩者水平的提高(超過基線入門水平),表明更大濃度的活性和總C1-INH,超過患者開始其研究給藥的水平。所報道的C1-INH抗原水平是基于蛋白質重量濃度的測量,其中使用0.067U/ml=1mg/1dL的換算系數將其轉換成U/mL(除非另有陳述)。實際上,C1-INH功能性的未調整的范圍(其中不減去基線水平)在療法結束時是1.59-2.02U/mL。然而,這在統計上并非不同于安慰劑治療患者的未調整的范圍。盡管如此,當檢查C1-INH超過其入門水平時,存在顯著的同組差異。

患者展現在液相中補體系統的全身性抑制的證據。用治療的患者展現C1q和C4的增加的血漿濃度(針對基線入門水平來校正),C1q和C4是經典的補體途徑蛋白,如果經典補體途徑沒有受到抑制的話,這些蛋白將在血漿中展現減小的濃度。然而,因為C1q和C4的濃度增加,所以這指示一定水平的全身性抑制。

最終,經典的補體途徑抑制通過與安慰劑相比C4a血漿濃度的減小得到證實。通常,一旦補體系統激活C4被轉化為C4a,C4的血漿濃度便減小。本分析表明用另外的外源性C1-INH()治療的患者展現增加的C1-INH功能蛋白,這明顯導致全身補體系統抑制。在檢查C1-INH治療的生理作用時,圖5公開了經13天時程用或安慰劑與血漿除去(和/或IVIg)組合治療的患者組之間的平均腎功能(即肌酸酐清除率)的差異。

慢性腎小球病(CG)是移植患者中AMR的臨床標記。圖6A顯示了在六個月時的正常腎組織。圖6B顯示了作為持續的AMR的結果的CG。在用安慰劑治療的那些患者中,7個中有3個顯示CG,而在用治療的那些患者中,7個中僅有1個顯示CG。這些組織研究是通過所獲得的腎組織的電子顯微鏡檢查(EM)得到證實(圖7)。圖7A顯示腎組織的正常EM圖像,而圖7B顯示具有CG的腎組織的電子顯微照片。檢查了所述電子顯微照片,已確定在用安慰劑作為標準護理(血漿除去和/或IVIg)的輔助劑治療的那些患者中,7個中有3個展現與CG一致的病理,而在用作為標準療法的輔助劑治療的那些患者中,7個中有1個展現與CG一致的病理。

另外,在用安慰劑或Cinryze(R)治療的患者中第13天C1-INH抗原水平和功能性C1-INH水平與患者的6個月臨床結果相關聯。首次測量第13天基線調整(即校正)和未調整的C1-INH抗原和功能性水平(圖8)。然后將來自這些測量的數據與同一患者的6個月臨床結果以圖形方式相關聯(圖9A至9H)。如圖9A和9B所示,與用安慰劑(圖9A)治療的相比在用Cinryze(R)(圖9B)治療的那些患者中存在較小的CG發病率,其中Cinryze(R)患者展現14%CG而接受安慰劑的患者展現43%CG。

在治療后6個月時還確定,在第13天顯示超過其基線入門水平的低C1-INH抗原性水平的那些患者還展現存在CG。因此,在經基線校正的C1-INH抗原與腎組織中CG的存在之間存在觀測到的相關性。

此外,如圖10A和10B中所示,通過血漿除去耗盡血清C1-INH抗原性和功能性水平。例如,如圖10所示,血漿除去使平均C1-INH抗原性和功能性水平分別降低了17.6%(圖10A)和43.3%(圖10B)。

本發明包括使用C1-INH(例如)作為療法和/或標準護理(即,血漿除去和IVIg:兩者都解決了供體特異性抗體)的附加療法來治療和/或預防移植患者的AMR的方法。本發明出乎意料的方面是在移植患者中用C1-INH的早期和/或短期持續治療在C1-INH治療給藥已經停止之后還產生較長期的益處。

此外,給藥方案提供出乎意料的益處。目前不知道腎移植患者是否曾實現足以有效地減少全身或移植同種異體移植物內的補體激活的C1-INH功能蛋白水平。實際上,選擇20,000個單位的劑量,經13天以分次劑量給予。此劑量是令人滿意的,不僅在臨床上,而且是在增加血清C1-INH功能性水平超過基線上。

因此,本研究顯示當腎移植患者用20,000個單位的經13天治療時:(a)劑量方案受到腎移植患者的良好耐受;(b)所述患者維持C1-INH的超生理水平作為治療的結果;(c)所述患者顯示腎功能的早期改善;以及(d)所述患者顯示相對于安慰劑在6個月時的較輕腎小球病。因此,所測試的治療方法與本領域中目前的治療相比提供針對AMR的持久治療效果。

雖然在以上已經描述和/或舉例說明了本發明的某些實施方案,但根據前面的公開,各種其他實施方案對于本領域的那些技術人員來說是顯而易見的。本發明因此不限于所述和/或所例示的特定實施方案,而是在不偏離所附權利要求書的范圍和精神的情況下能夠進行大量變動和修改。

此外,當在所附權利要求書中以原始和修改形式使用時,過渡性術語“包括”、“基本上由...組成”和“由...組成”關于哪種未指出的另外的權利要求要素或步驟(如果有的話)是排除在權利要求范圍之外來限定權利要求范圍。術語“包括”是包含性的或開放式的并且不排除任何另外的未指出的要素、方法、步驟或物質。術語“由...組成”排除在權利要求書中指定的那些之外的任何要素、步驟或物質并且在后一情況中,通常與指定物質有關的雜質。術語“基本上由...組成”將權利要求書的范圍限制為指定的要素、步驟或物質以及實質上不影響要求保護的專利的基本和新穎特性的那些。體現本發明的本文所述的所有組合物和方法可在替代實施方案由過渡性術語“包括”、“基本上由...組成”和“由...組成”中的任一個更具體地限定。

關于本文
本文標題:用C1酯酶抑制劑治療器官移植患者中的抗體介導的排斥的方法.pdf
鏈接地址:http://www.wwszu.club/p-6898977.html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資源地圖 - 友情鏈接 - 網站客服 -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 2017-2018 zhuanlichaxun.net網站版權所有
經營許可證編號:粵ICP備17046363號-1 
 


收起
展開
鬼佬大哥大